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时间:2020-06-20    热度:827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咦……」编辑露出这家伙在说什幺的表情,「是可以说去他家就去他家的吗?」
「让芳明老师和春明老师这对好友在家中闲聊,不是很有趣吗?」我说。

编辑去跟两位老师报告,也敲定去春明老师家的时间,来告诉我说没问题了,我就说我要吃炒米粉。

「还有排骨汤。」
「咦……」编辑陷入慌张之中,「是可以说要吃炒米粉人家就会炒给你吃的吗?」
「让芳明老师和春明老师一边吃饭一边聊文学,不是很亲切吗?」

戒慎恐惧的编辑只好又去跟春明老师报告,当然没问题,还可以拍老师做菜的样子,但因为稍微有点良心不安,我说:「跟春明老师说不要煮太多。」
我到春明老师家时,将近十人的工作人员已经被餵饱了,正分别在客厅与书房採访春明老师和师母。一看到我,春明老师从沙发起身,拍拍我的肩膀说:「你怎幺变得那幺瘦,快去吃饭快去吃饭。」然后帮我拿碗筷。吃饭前,我先去书房跟师母打招呼,她立刻走过来搂着我,「一直在说你怎幺这幺久没来,你要常来啊,快去吃饭快去吃饭。」然后拉着我到餐厅,让我坐好。

「我给你热汤,好不好。」
「不用啦,我这样喝就好。」

我自己添菜,一个人爱吃什幺就挟什幺,吃了两碗炒米粉,喝了三碗笋子和剥皮辣椒排骨汤,饭后去把碗洗一洗,一旁同事说我看起来就是一副坐在亲戚家饭桌吃饭的样子,不知为何有种融合感。后来芳明老师来了,就坐在我刚刚坐过的椅子上,也是吃炒米粉和排骨汤,春明老师说:「人家留了大支的排骨给你喔。」那就是我留的啊!本来很想吃掉的。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几乎无所不包的範围,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什幺访问题纲啦,才不管咧,这是春明老师惯有的说话方式,像是无穷无尽的故事宇宙连结。但我最喜欢的却不是那些故事,而是春明老师对这本新小说的感想,他为什幺还要写小说呢?他可是黄春明,他出新小说是何等重要,是非得放进文学史的事,但归根究柢,他只说了:「像我们这幺老的人了,不能只是消耗能源,也要对世界有所贡献,要能生产东西。」

我坐在地上,吃着苹果和樱桃,听他们讲到人类最终命运这样的话题,然后,我看到旁边一张矮桌旁的小书堆上,有一个传统的桌上型月曆,在这一天的栏位里写着我的名字。并不是标记「联文採访」般的公事记录,(要是我就会这样写)而是写着我的名字,「是聪威要来喔。」这样的感觉。虽然这幺说有点厚脸皮,但那一刻我想起,如果我事先说了回老家的日子的话,父亲也总是会在那一天的日曆上,写好我的名字。

一回到家,便是準备吃饭了。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设计|安比,摄影|小路

【联合文学杂誌|420 期】:来去春明家吃饭十月,黄春明老师的《跟着宝贝儿走》要登场了。我们趁机跑来老师家蹭饭,在厨房探头探脑,像〈银鬚上的春天〉里面,围在「土地公」身畔叽叽喳喳、替银鬚绑上粉色小花的孩子。门口传来响亮的招呼声:「こんばんは!」那是陈芳明老师步上阶梯,向迎接的春明老师展开笑容。聆听他们调动时光,彷彿坐在紧邻的两棵大榕树底下,观测阳光穿过树枝,来回在地上闪动的模样。这回专辑,我们特别邀请芳明老师与春明老师,一起谈谈文学构筑的回忆,并由小说研究者与作家深入解读《跟着宝贝儿走》,从童诗、电影、戏剧、绘本等领域出发,认识春明老师多彩多姿的创作,在全新故事来到眼前的时刻,率先做好暖身,起步去追,那急急走在前方的春明老师。不过,吃饭皇帝大,让我们先坐下来好好喝碗汤,吃过米粉,再出发吧。★ 杂誌签名版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linkingunitas.com/order_420-0
★ 博客来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linkingunitas.com/order_420-1
★ 联 经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linkingunitas.com/order_420-3
★ 读 册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linkingunitas.com/order_420-4
★ 诚 品 十月编辑室报告去黄春明家吃饭  //linkingunitas.com/order_4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