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高喊Merdeka‧李剑桥见证独立心感慨

时间:2020-07-24    热度:332

球场高喊Merdeka‧李剑桥见证独立心感慨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宣布独立的那一个晚上,拿督李剑桥携带着太太,在独立广场高喊“Merdeka、Merdeka”,感慨的心情油然而生,他暗地里告诉自己:“我要好好记住这一刻,因为从这一刻开始,我双脚所站的这一片土地,不再是属于英国人的,反之,它是属于马来亚的。作为马来亚公民,脚下的土地我也有份!”身为马来西亚公民而感到骄傲,拿督李剑桥更坦言马来西亚是一个“民间天堂”,但叫人惋惜的是,51年后的今天,马来西亚依然多多少少被种族课题所牵绊,未能达到十全十美;虽然,马来西亚已经是我们公认的──天堂。果真如马来西亚广东会馆联合会会长拿督李剑桥所说的,他的确忘记不了51年前的事,即使到了今时今日,现年84岁的李剑桥仍然把那一天那一刻记得清清楚楚,如今翻开半世纪前的旧记忆,独立情景依旧历历在目,好像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一样。回忆起当天站在独立广场,虽然身份是雪兰莪州民选州议员(1955-1964共两届),但拿督李却没有受到厚待,他和其他平凡的子民一样,挤在人群中,望着草场中央的国旗旗杆,兴奋得说不出话。“当时人潮汹涌,我想,大家都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情,都是为马来亚宣布独立而来,见证这历史性的光辉时刻。”亲眼见证英国国旗徐徐下降,马来亚国旗徐徐上升,距离只不过30尺远,当时拿督李内心激动得说不出话。这一刻,拿督李只有深深的感慨和骄傲,“为什幺?想到自己站着的地方,这一块土地有我的份,光想,就感慨得不得了。”想当年拿督李是和群众站在一起高喊“Merdeka”,群情亢奋;记者打趣的追问,那他是否记得父亲敦李孝式又站在哪里?“我真的记不起了,我猜想是在国父后面一排排列整齐的椅子上吧。”说完,一阵阵豪爽的笑声划过空中。敦李孝式的历史点滴拿督李剑桥的父亲敦李孝式是大马第一任财政部长,李孝式于出生,曾在剑桥大学修读法律和经济。他是大马独立的功臣之一,也是马华创党人之一。同时,他是大马独立后的第一任财政部长,也曾连任立法议员12年、行政议员10年,以及担任部长职达7年,对国家及社会贡献良多,此外,李孝式是兴业银行的创办人;他在逝世,享年87岁。由于李孝式开国有功,吉隆坡的谐街(Jalan Bandar)在易名为敦李孝式路(Jalan Tun H.S.Lee),以褒扬他的贡献。至于拿督李剑桥是我国着名银行家,曾蝉联联盟(国阵前身)吉隆坡燕美区民选市议员,连膺两届联盟沙叻区民选州议员,参与马华公会长达21年,对马华建树良多。51年前只管喊“Merdeka”,拿督李笑说自己当时完全不知道“Merdeka”的意思,“那时Merdeka还是一个新名词,对大家来说都很新鲜。但当时有一个笑话,就是华人讲起Merdeka就会偷笑,笑什幺?因为Merdaka是广东话‘米跌价’的谐音,好料,米跌价,有便宜米吃啰。”为了追查“Merdeka”这个字眼的真正来历,拿督李即时在他宽大的办公室内翻查了一本在1959年出版的英巫语字典,结果真的给他找到了“Merdeka”这个字,“真的有这个字,英文解释为:free,independence,这个字不是‘作’的哦。”说完,又是开心一笑。拿督李在英国剑桥出生,母亲是英国人,4岁时搬迁到香港居住,直到15岁才来到马来亚,也因为这个关係,拿督李对英国国旗或英女皇都特别有感触,毕竟这就是他自小接触的。在迎接马来亚独立,看着英国国旗徐徐下降的一刻,拿督李虽然激动,但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失落感。“但总的来说还是兴奋的,毕竟见证马来亚的诞生,自己更有归宿感了。”大马是天堂仍未十全十美见证马来西亚的起起落落,请拿督李畅谈心目中的马来西亚最适合不过;他想也不想就说,马来西亚是“人民天堂”,但马来西亚并不十全十美,某些方面尤其是种族课题仍然有待改进。“我国建国进入第51个年头,从升旗礼那一刻到现在2008年都是国泰民安,政经文教在东南亚国家当中数一数二,在宪法上每一名马来西亚公民都获得保护,同时享有他们的权利。因此,我敢说马来西亚在远东甚至全世界,可称得上‘民间天堂’。”无论如何,拿督李续称,马来西亚即使独立了51年,但多少还存有种族间的课题,因此未能表现出十全十美,即使它真正的是一个“天堂”。他相信经过308大选过后,种族之间的观念会获得改善,“马来西亚是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的,不是属于单一种族的,我们要的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他强调,如果在任何事情上都能不分种族,无形中就会形成一家亲局面,那幺就会达致所谓的家和万事兴了。义不容辞展现爱国精神8月是国庆月,拿督李在他的办公室、住家和雪隆广东会馆都挂上国旗,他说这是爱国的表现,义不容辞。无论如何,谈起悬挂国旗,却也令拿督李感慨万千。原来……今年4月份,拿督李到泰国一趟,从机场到市中心距离大约二十多公里,进入市区之后,他举目望去竟然看到有大约40%的建筑物都挂上泰国国旗,而他也惊讶地发现,泰国公民悬挂国旗不是单单只在国庆月才挂上去,反之,1年365天天天都可以看到国旗飘扬。“反观我们马来西亚,国民悬挂国旗不是自动自发的,而是要等待政府当局发出呼吁或强制性实行下,才愿意把国旗挂上去。”他感触地表示,到底马来西亚人民要到哪一日才会心甘情愿自动把国旗悬挂上去?拿督李认为,有两样东西可以代表马来西亚,那就是国旗和国歌,当我们认同自己的国籍时,就应该相对的尊重我们的国家。国家应关注减少种族主义我国独立51年,到底在拿督李的心目中,马来西亚是脆弱的还是坚强的?而马来西亚又有哪一方面须待改善呢?拿督李不明言马来西亚是脆弱或者坚强,他只在乎马来西亚是否在进步中,“我们的宏愿是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而今还有12年的时间去拼,我想……马来西亚目前是进步中的国家,一切还需努力。”马来西亚须改善的地方还很多,如果我们对每一个方面或领域都很满意,那就代表我们患上大头症,被自满自大蒙蔽了双眼,永远也不会进步。“要改善的地方固然多,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减少种族主义以及提高公民意识,可能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进,但我相信只要踏出第一步,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之后,就可以达致成功。”/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