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我的夜行者号。」舱内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但那里没有

时间:2020-06-11    热度:179

「欢迎光临我的夜行者号。」舱内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但那里没有

文/乔治.马汀 George R. R. Martin

宴席上出现了鬼影。

他们在睡眠区设好睡网,整理好个人用品后,没费多少工夫便找到了休息室。那是船舰这一侧最大的空间。休息室一端设有厨房,厨具完备,粮食充足。另一端放了好几张舒服的椅子、两本书、一台全息投影机和一整面墙的书、录影带和晶片。中央有张长桌,能坐十个人。

桌上放了热腾腾的轻食。学者各自坐到桌前,彼此说说笑笑,比刚登舰时显得放鬆不少。船舰的重力网启动了,他们感到更为舒适,刚才无重力状态所造成的反胃和不适尽皆抛到脑后。

所有人一一坐定,只剩主位是空的。

鬼影出现在上头。

众人对话停止。

「大家好。」那鬼影说,光线投射出一个年轻人,他身材细瘦,一头白髮,双眼苍白。他穿着打扮仿若二十年前的人,身穿一件袖口蓬蓬的粉蓝色宽鬆衬衫,一件白色紧身裤,裤子直接和靴子连在一起。他们视线能穿透他身体,而他的双眼也丝毫没聚焦在他们身上。

「全息投影。」阿丽丝.诺斯温说,身材矮胖结实的她是个外星科技技师。

「罗伊德,罗伊德,我不懂。」克洛黎.德布兰宁盯着鬼影说。「这算什幺?为什幺你只用投影?你不亲自来跟我们吃饭吗?」

鬼影淡淡一笑,抬起一只手。「我的房间就在墙的另一边。」他说。「球形系统舱两半之间恐怕没有门或舱口。我大多时间都自己一人,也很重视个人隐私。我希望你们都能谅解,并尊重我的意愿。除此之外,我会尽全力款待各位。休息室内,我的投影能陪伴你们。其他地方,如果你有什幺需求,或想和我说话,直接使用通讯器即可。好了,请继续用餐聊天。我会在一旁开心地听。我已经好久没有接待乘客了。」

他们试着聊天。但坐在主位的鬼影投射出一道长黑影,这顿饭大家吃得又急又勉强。

──

夜行者号进入星际飞跃那一刻起,罗伊德.埃利斯便时时看着乘客。

几天之后,大多数学者都已习惯对通讯器和休息室的全息投影说话,但真正自在的只有梅莲萨.洁儿和克洛黎.德布兰宁。若其他人知道罗伊德随时监视着他们,恐怕会更不自在。他无所不在,即使在卫生间也逃不过他的耳目。

他看着他们工作、吃饭、睡觉、性交,毫不厌倦地聆听他们的对话。一週之间,他彻底认识这九个人,一个都没放过,他一点一滴找出他们低俗的小祕密。

模控学家若咪.梭恩会和电脑说话,比起人,她似乎更喜欢有电脑为伴。她头脑聪敏,表情灵动生趣,身材娇小结实,宛如少年;其他人都觉得她很美,但她不喜欢被人触碰。她只做过一次爱,对象是梅莲萨.洁儿。若咪.梭恩穿着细织的金属衬衫,左腕植入一个接孔,让她能直接和电脑连结。

外星生物学家拉简.奎斯多弗斯乖戾又好辩。他愤世嫉俗,毫不掩饰自己对每一个同事的鄙视。他常独自一人喝酒。拉简个头高大却驼背,长相丑陋。

两名语言学家丹诺和琳德兰是一对公开的情侣,时时牵着手,相携相持。但私底下,他们吵得不可开交。琳德兰伶牙俐齿,吵起架来句句正中要害,她经常嘲笑丹诺的专业能力。两人都时常做爱,但不是跟彼此。

艾葛莎.美里布莱克是超精神医师,她有虑病症,常因此郁郁寡欢,夜行者号的密闭空间让她的情况更加恶化。

外星科技技师阿丽丝.诺斯温生性好吃,从不洗澡。她粗胖的手指甲永远都卡着一层黑汙,航行前两週,她都穿着同一件连身工作服,只有做爱才脱下,而且时间也不长。

心灵感应者赛欧.拉萨默个性紧张,喜怒无常,他怕身旁每一个人,但态度又总是高人一等。他常读同伴脑中的想法,并藉此来嘲笑他们。

罗伊德.埃利斯看着所有人,研究他们,间接参与着他们的生活。他没放过任何一人,就连他最讨厌的人也一样。但等夜行者号进入动蕩不稳定的星际飞跃两週后,两名乘客渐渐吸引了他大半的注意力。

──

梅莲萨.洁儿光看就教人赏心悦目。

梅莲萨.洁儿年轻健美,充满活力,身上有股其他人难以媲美的生命力。她的身材整整大了一号;她比其他人高出一个头,骨架也大,腿很长,而且体格结实,一条条肌肉在她炭黑闪亮的肌肤下蠕动。她也是个大胃王。她吃的量是同伴的两倍,喝再多也丝毫不见醉意,她自己带来健身装备,安装在一间货舱中,每天运动四小时。第三週时,她不只和船舰上四个男人都睡过一轮,还包括其他两个女人。即使在床上,她也一向精力充沛,大多数人都会被她搞得筋疲力尽。罗伊德对她有非常强烈的兴趣。

「我是改良过的人类。」她有次这幺告诉他。当时她正在双槓上运动,皮肤渗出的汗水闪闪发亮,一头长黑髮绑在髮网中。

「改良过?」罗伊德说。他无法投影到货舱中,但梅莲萨运动时会透过通讯器和他聊天。她不知道的是,就算她没叫他,罗伊德也绝不会错过她任何生活点滴。

她做到一半停下,利用手臂和背肌撑直并抬高身体。「是变种人,舰长。」她说。她习惯称他舰长。「我出生于普罗米修斯,在精英中成长,又是两名基因专家的孩子。改良过的,舰长。我摄取比你多两倍的能量,还会把能量全耗完。新陈代谢更有效率,身体更强壮,能活得更久,预期生命为一般人类的一倍半。家乡的人试图彻底重新设计人类时,曾犯下可怕的错误,但基因上的小修正都做得很好。」

她继续运动,动作迅速轻鬆,做完前不吭一声。她结束时双手一撑,弹下双槓,站着大口喘气一会,然后双臂交叉,头一歪,露出笑容。「现在你知道我的生平了,舰长。」她说。她将髮网脱下,甩了甩头髮。

「妳生平一定不只如此。」通讯器传来声音说。

梅莲萨.洁儿大笑。「当然。」她说。「你想知道我背叛亚法隆的前因后果?还有我因此为普罗米修斯的家人带来什幺麻烦?还是你对我在外星文化学的卓越研究比较感兴趣?你想听听看吗?」

「也许下次吧。」罗伊德有礼地说。「妳戴的那水晶是什幺?」

水晶坠子自然地垂在她胸部之间;她刚才脱衣服运动时把项鍊也脱下了,现在才再次拿起,从头上戴好。银鍊上垂挂着一枚绿色小宝石,四围以黑色花饰为边框。项鍊接触到梅莲萨时,她短短闭上双眼,然后再次睁开,露出笑容。「这项鍊活着喔。」她说。「你见过吗?悄语宝石,舰长。共振水晶,以心灵感应蚀刻保存一段回忆,或一股情感。碰触时能再次短暂感受那段过去。」

「我懂得背后的原理。」罗伊德说。「但没见过这样的用法。这幺说,妳的项鍊储存着宝贵的记忆?也许是关于家人?」

梅莲萨.洁儿一把抓起毛巾,开始擦乾身上的汗水。「我的项鍊记录的是一次特别爽的做爱感受,舰长。那感受总会让我性欲高涨,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悄语宝石会随时间变弱,宝石传来的感受不若之前那幺强了。但有时候—通常是我刚做完爱,或激烈运动后—宝石会在我身上再次活过来,就像刚才一样。」

「喔。」罗伊德说。「所以宝石让妳性欲高涨了?妳现在要去做爱了吗?」

梅莲萨露出笑容。「我知道你想听我哪部分的生活了,舰长—我混乱热情的恋爱生活。唉,我才不会告诉你。总之,至少在听到你的人生故事之前,我是不会说的。不过,我内心还是有止不住的好奇。你到底是谁,舰长?说真的?」

「像妳这样改良过的人,」罗伊德回答,「绝对猜得出来。」

梅莲萨大笑,将毛巾扔到通讯器的喇叭网上。